郑智化北京演唱会出来,vivi说她是冷静派,从来不跟唱。我没有vivi那么懂音乐,可或者因为融不进去,或者是因为“理性”,或者因为不会,也很少鼓掌合唱。但是郑智化这次不相同,被感染了,把自己交给了音乐。

7点30开始,郑智化驻着拐杖,坐在椅子上开始唱,青春启示录、年轻时代、麻花辫子、中产阶级、未婚爸爸、游戏人间、蜗牛的家、现在就决定你要爱我、西班牙语歌曲、三十三块、堕落天使、用我一辈子去忘记、你的生日、水手。他说,“这首歌我很不想唱,但是我不唱的话,我就不是郑智化,水手!”全场起立,一起合唱。唱完他就走,我们就在台下很惊讶,这么快?没有人走,只有掌声。正如他说,不需要杂技和其他的表演只靠一直麦克风就能轰动全场的恐怖只有他了。就这样,他被我们的掌声感动返场2次。

第一次返场唱的是《远离这个城市》

第一次返场唱的是《星星点灯》

他唱那首西班牙语歌曲的时候告诉我们,这也许是他的绝唱,假如找不到名医治好他的腿。他很珍惜,唱得很深情,很明显他是带这告别的心情来北京的吧,包括《远离这个城市》《用我一辈子去忘记》都有这种感觉。就在这样的就感染了,唱《水手》的时候,连《水手》全部的歌词都记不全的我,竟然也跟着合唱起来,那一刻,把自己交给音乐,音乐是种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