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2个聚会,一个落伍北京的聚会,墨猫姐姐的号召力很大,去的人很多。又见到了野老、岳贵、死猪、鸡腿、蒋骏他们。每人上去自我介绍了一下,5点 就散了。6点,老乡群的聚会,喝了一瓶多啤酒。凌晨2点才睡,第2天却7点多久醒来了,头疼啊,很难受,又睡不着。于是看电影,把《芳芳》和《死亡倒计 时》看了。啊,我太喜欢芳芳了!!!头还是很痛,下午睡觉到6点多醒来。

然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突然就开始怀疑一些价值,怀疑一些以为有价值或者从来没有思考过有没有价值的事情。高中的时候曾经怀疑过人生,很认真很痛 苦的去思考苏格拉底、柏拉图这些先哲们思考过的东西,却没有找到一个终极的答案,也许这次怀疑也会一样。因为不存在有意义但是没有特殊属性的事物,从普遍 性来说,我们都是人;但是我们都不相同,我们都是自己,我们都是特殊的。

我明白自己正在改变。。。。
我依稀看到另外一个人,正在脱离我,可他妈的到底谁是我?另外一个我到底要要走到哪去?

这不是精神分裂,谢谢。整个世界都在做不规则的布朗运动,我们身处这个世界,都在运动和改变,只是我看到了我自己在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