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回去,小朱在地铁里面惊慌地叫“手机不见了”,我打他电话,无人接听,于是又回到公司,结果,手机果然在他桌子上面装死。这个时候没有地铁了,我们干脆继续在公司呆着,等到12点打的回去。12点多的时候出来,没有多远就有的士,上车,小朱问,“公司的门锁了吧?”,我说“锁了”。这时候累死了。脑袋都真空一般。的士停下的时候记不清啥时间了,那的哥牛了,他竟然打了表!………..

回去,小朱继续问我,公司门你锁了没有,你确定一下。于是我开始回想,我记得我锁了。但是滋事重大,最好确认一下,于是打114问物业的电话,不对,朋友网上搜的电话,也不对。

一个号码打过去是建外SOHO的,还有一个号码打过去,马上派保安去看了。焦急的等待,终于回了电话过来,说“这一层的房间都锁了,不过没有你说的房间号。”我晕,原来那也是建外SOHO。我恨潘石屹,起这么多SOHO名干嘛…..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了。我记得我锁门了,再怎么样也有个习惯的动作。但是被小朱问得我连吃没有吃过晚饭都有些怀疑了。

最后,一个错误的电话倒是问出来了。那个电话是4号楼,停车场的,我打了好几次,甚至要那哥们跑过去帮我问一下,因为4号楼对面就是A座。后来他终于找到电话了。打过去,说明情况。20分钟后,再打过去,说是锁了!…………..

我实在无语了。谢谢4号楼的大哥。谢谢赛特物业。谢谢CCTV,谢谢所有TV.我终于可以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