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和准备了好久,终于开始了,很遗憾的是,人没有齐。艾猪这家伙,骗了我们好几次,还是没有来。阿飞没有时间。就4个人,我,上帝,师太,高佗。

 

近3年了,故友,故地重游,一切都这么熟悉,开心,却又带着昨天伤感的回忆,那些金色般如水的日子。走进学校,更是觉得,这些久远的回忆只是被尘封,如今,一幕一幕,宛如昨日,身边似乎突然有人很多人,就如时空倒转。不能忘记的人:肖春红。

 

篮球场,她曾在那脱外套,被我看到,调皮又害羞的抱紧双肩;操场上,我们曾经在那做早操,而我的早操就是欣赏她;校园里的那条小径,她曾经走过;大门口的那个坡,毕业那时,她在车里,朝我挥手而别,如今,近3年了。这一切一下就浮现在我脑海里。

 

4人,彳亍而行。彼此感怀着,爬过的围墙、冲过的后门。学校出来后,当然是喝酒吃饭,我不喝啤酒,上帝则大大咧咧地喊,“干了。”4人腐败过后,商量一下,爬佘湖山,曾几何时,佘湖道观的钟声,在清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还有一次下雪也登过佘湖山,我,高,艾,回来后,摔了一跤,被肖看到。这次佘湖山下有了很大变化,高佗这小子不认识了路,带我们转了个大圈。在山上有一趣事,师太带我进错了女厕所,他不以为怪,我则惊呼,“你可以进,我不可以进啊。”师太姓名和那时候我们一老师的名相同,那老师很严格,我们叫她师太,于是他也成了师太。呵呵,下山后,高佗带我们去了城南公园,似乎风景还不错,我和师太在里面练了会儿“轻功”。

 

这4天,没有人管,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样,我们却也无事可做,上网,到深夜,去宾馆开房睡觉,第二天11点起来,吃饭,又是上网,后来确实无聊,就升级,师太和高佗却不会。不过,第3天,却有个小插曲。第4天,4人全部打CS,被我虐待了一翻。。。。。

 

终于还是要分开,4人在路上看到一个配置很好的网吧,师太叫嚷着要通宵,却看到了回家的车,便上去了;高佗这小子买了很多东西,我不敢坐汽车回去,于是同路去买火车票,中途,他下车,转车回家。剩下我和上帝这个神仙。在火车站捣鼓了一阵,买到票,又是上网,在都成网吧练CS。。。晚上9点,分开……..

 

哎,每年来一次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