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西藏是不可能独立的,也不能独立的,这要从西藏地理环境和历史说起,西藏夹在中国和印度之间,历史上,中国是西藏的宗主国家,那时候的西藏政府也在中国政府的管理之下,但是它地理环境恶劣,军队很难进去,所以西藏相对来说高度自治,但是表面上来说,它是中国的。而印度是佛教发源地,西藏人们信佛,从印度进入西藏比从中国各省进入西藏不知道要容易多少倍。那时候的东方主权很模糊,谈也谈不清楚。不管怎么说,只要还有国家这个概念存在,西藏不可能独立。既定事实谁都必须承认,很难想像,西藏独立会是个什么样子,可以肯定,西藏独立只会让西藏倒退,给西藏人们生活带来不便。

西藏不是独立与不独立的问题,而是怎么样给西藏人们带来幸福的问题。
 
我们来假设一下西藏独立。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他要有自己的军队,建立自己的边防、要有自己的领土、经济和货币等。不难想像,西藏不能自己解决以上问题,它没有这个实力。
 
达赖喇嘛的西藏独立是这么一种概念。达赖喇嘛对西藏的范围有一个定义——“所有藏人居住区”,即藏文明覆盖的全部地区。(请注意到“藏文明”三个字)具体达赖喇嘛是这样说:“我指的西藏,不只是共产党所划分的西藏自治区,也包括青海、甘肃、云南、四川过去属于西藏三区的地方,含有十个自治州和两个自治县。”那么,西藏能独立吗?假如西藏独立,现有中国差不多4分之1已经没了。照这样看来,印度的导弹就能覆盖中国全部了,印度的野心之大,看看锡金、不丹、尼泊尔与巴基斯坦就明白了。西藏想要独立,想要建国,那么就必须以国家概念以及现有的政治体系来解决这个问题,很明显,中国不能让他独立,西藏也本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想都不想的,也不会谈的。换成是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同意的。
 
而西藏真正想独立的是哪些人呢?是喇嘛们,以及被他们影响的人。(这里特指精神影响)难道全部的西藏人都想独立吗?不是这样的。共产党没有信心,所以不敢让西藏人自己决定,假如投票的话,不独立的肯定占大多数。
 
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西藏很封闭,西藏一直政教合一。喇嘛与神高于一切,什么大决定都要神来决定,而与神沟通的是喇嘛。这很愚昧,喇嘛们封闭西藏,在精神上控制西藏,历史上,西藏就是这样。西藏没有被解放前,还是奴隶社会。西藏信息不发达,很容易被愚昧。这不是看不起与民族歧视,这是事实。
 
西藏问题,到底应该怎么解决?
文明,就用文明来解决这个问题。开放西藏,让藏民都明白,什么才能给他们带来更加好的生活。中华文明主要说的还是汉文化,而中华文明是几千年来唯一留存下来的文明,汉文化不知道同化了多少文化,甚至外来侵略民族。我觉得这不存在道德不道德或者什么问题,存在即合理。因为西藏的宗教统治本身就存在很严重的问题,上层拥有绝对的特权,可以什么都不做,却什么都不缺;相对来说,下层则每天都要干活,但吃不饱穿不暖,因为他们要给上层供奉。至于达赖喇嘛说不但不会在西藏复辟旧制度,还将在西藏实行远比现在的共产极权制度更有利于人民的民主制度,这实在就是个笑话,用宗教既神来统治和管理国家,只会是极权和腐败。达赖喇嘛也就是利用西藏人们的信息不发达,宣扬来世今世,给藏民造成抗拒,以此来控制西藏。当藏民明白了这一点,藏民还会供奉那些不劳而获的特权喇嘛们吗?
 
而在我看来,宗教应该只与灵魂有关系,至于利用宗教来控制他人,我是感到很厌恶的。对此我深有感受。我在天津时去过一个同学家,他家信佛,有一个尼姑住在他们家,什么都不用做,不劳而获,而他们则贡养着她。我那同学动员我“皈依”,因为一次我和他讨论佛学时,他觉得我悟的很深。当时我对此很好奇,想了解这到底是怎么进行的。然而我改变不了对此的厌恶之情,和我同去的另外一个同学都对此感到恐惧。因为我心中的“信仰”比他师父—就是那个尼姑心中的“佛”更加宏大和文明。佛对我来说,只是哲学层次,而不是宗教与迷信。我觉得宗教如果超出了心灵的范围,那就是等同于精神控制了,任何一个精神独立的人都会厌恶与反对的。这样的精神控制和大学强制学马哲毛思邓论一样,并且更为卑鄙。至少后者还有逻辑可以推理,并且描绘出了一个理想的社会,而前者的宗教部分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达赖喇嘛受到当时西藏最高水平的教育,但是他仍然需要经过漫长修炼以去掉人性中恶的成份,达到慈悲的无上境界。年幼之时,尽管他已经是西藏人民无比崇敬的对象,却在大昭寺的楼顶用唾沫啐下面五体投地朝拜的信徒,以此为乐。到了老年,他已真正地堪称圣人。在访问日本的养鸡场时,他为鸡的处境感到震惊而悲哀,因为二十万只母鸡像囚徒一样被关在笼子里为人类产蛋,直到不能生育时再被卖掉。因此从爱护生命的角度出发,他主张即使一定要吃肉,应该吃大动物,而不吃小动物,因为那样可以少牺牲很多生命。这种既宏大又细微的慈悲,令世人不能不高山仰止。”
 
至于这一点,我觉得这真的是很好笑。我在3年前,20岁前吧,我妈妈买了条鱼回家过年,鱼放在车后,因为颠簸,跳出了装着水的盆,在车厢里弹跳着。我坐在前面,心真的如刀割般痛,鱼做为一个生命,它在痛苦的终结。当时我想,就算它做为鱼要被人吃,也不要给他这般痛苦。我让我爸爸停了车,把它放进了水里。回家,我也没有夹过一块鱼,内心还忘不了它在车厢里对死亡的挣扎。我这不是说自己怎么怎么慈悲,我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心地善良不一定就能给西藏人民带来生活的改善。这也不是问题的解决方法所在。

我很爱西藏,西藏是最后一块圣地,那么美丽而又神圣。我希望西藏不要出现血腥,事实上,我想达赖喇嘛很清楚,西藏不可能也没有能力独立,特别是青藏铁路通车后,独立必定带来灾难。

祝福西藏,祝福人类。祝福一切生命!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兔儿`
兔儿`
13 年 前

有些同意有些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