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我是带着怎样的心情走进佛堂的,但是我走进去了,檀香弥漫,佛堂空无一人。佛堂正中有个蒲团,前面几上有个木鱼,用手轻轻拍了一下,还是木鱼一样响。坐在这个蒲团上,背对佛像,手捧佛典,阳光透过天窗,斜照下来,在我头上、身上、书上、木鱼上。
 
同学的妈妈走了进来,上香拜佛,让我也拜。不好直接拒绝,于是拍了拍心,上了根香。
 
同学的师傅是个尼姑,交谈过后,道行似乎不高,出家人,还以偏概全,着相,说什么南方人自私。只能付之一笑。
 
在我看来,哲学和宗教的区别在于:哲学只有上层建筑,而宗教兼有神学成分,带有组织成分。同学的妈妈动员我“皈依”。而我已经觉得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实际上这等同于精神控制,只是出发点于目的不相同。现在我对法轮功能控制这么多人并且有高层知识分子并不为奇了。只要一个人没有独立思考的精神,没有精神支柱于信仰就有可能被填充,然后再加些迷信献身等成分进去。而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西藏就是这样。
 
那个同学是我上铺的同班,常常来我们寝室玩,一次于他谈佛,我那次话多了点,没想他家信佛的,还有个师傅住在他家。于是回去便说了,说我感悟很深,也想让我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