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很久前写的
吃人、吃人、吃人
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里,先生说满字缝里只见吃人二字。我以为,天真的以为,这毕竟是过去封建时代的事情,很久远了,封建及余孽应当已被埋葬。没有想到,看摩罗的《耻辱者手记》却惊讶地发现,“吃人”的壮举在60、70年代的中国仍然在上演着,演得那么无耻与卑鄙。先生的日记里“吃人”二字更多的意义在于比喻封建礼制,却不料,这次成真的了。就在现代,就在六七十年代,在中国的神州大地上,由我们古老而文明的中华民族的子孙上演着。才明白,吃人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可以三五成群,天经地义的!愚昧是可以复活的。
 
一个疯狂的年代,必定是一个愚昧的年代;而一个愚昧的年代,必定是一个兽性横行的年代、一个恬不知耻、丧失良知与自尊的时代。
 
耻辱,这是一个莫大的耻辱。而标榜文明、拒绝回忆、背叛历史是一个莫大的骗局天大的谎言。
 
想到吃人者未死,我心底就发出一丝丝凉意与愤怒,此根源不除,不揪出来呈现在阳光下,那么历史有可能会重演。而真正清醒的人又有多少呢?又有多少人没有忏悔?有多少人拒绝回忆?
 

思想与精神总是高贵的,摩罗却将书名命名为《耻辱者手记》,现在才深刻体会到其痛苦,我仿佛能看到摩罗的挣扎,能听到他的心跳。是的,一个精神自由人身权益人格尊严被如此打击的时代,再无人权可言,只有耻辱。而与那些刽子手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在同一块土地上生存,更是一种耻辱。所以,许多人在那个时代,选择了离开,如傅雷、老舍等人。被杀的与自杀的都是值得尊敬的。而迫害者与灾难制造者是无耻与卑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