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无题
 
把心倾吐在纸上
又把纸连同心一起揉碎
 
我知道
我不能与你倾心而谈
 
积累的感情已太多太复杂
情感的堤一决
情水将泛滥
 
连自己也无法收拾
而她更是无法面对
 
我只能任伤感积压在心里
拍打着心堤
 
强忍着泪水,在伤感中写下这些文字,我无法替它命名。我只知道,在这个学期的最后一个夜晚,突然想起了她,然后忆起了往昔,坠入了伤感。想给她写封信,又不知写什么好,因为我不能让她再彻夜不眠,后来这写了这诗。
 
啸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