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甚至都记不清是哪天来的了,似乎是7月28日吧…..准备回去了

晚上看电视,一个叫如花的女子和十二少的故事,突然有些伤感,艾猪在睡觉,刚刚去拿票,一个人去的,走在街上,伤感和离愁愈加了。

昨天晚上,也做了个梦,当时梦境是很清晰的,但是现在却很模糊,关于她的,还有一些她写的文字。也许是昨天下午买票回来因为晕车,又很晚了,和艾猪坐到布吉就下了车,实在受不了,于是走路走了好几个站。一路经过大芬油画村,天桥。。。以及去年7月经过的地方,感触不是很深。虽然近在咫尺,但是没有想过要去找她。走到腿都软了,晕车的感觉也好多了,才又上了车。坐了一段,受不了,又下车,两人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路回来。晚上的那个梦,也许是最后一个了吧。昨天真受罪,车票没有买到,还累成这样,那晕车的感觉,跟死过一次差不多。。。。,在路上,艾猪告诉我,可以在附近订票……真晕。

308的兄弟,聚了两次。后一次是在凌晨1点多,在网吧打CS到12点才回来,师太连续两个通宵了,CS还那么起劲,真佩服他,和上帝一起猛冲……但是常常被我狙倒:)回来吃饭,聊了好久,在学校在308的那段日子。。。。聊学校的女孩子。。。308的兄弟。。。。

再见了,深圳……你给了我那么多回忆

再见了,兄弟们,我们永远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