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期间,胡哥谈了“社会主义荣辱观”,我们学校组织看了〈感动中国〉的片子。

 

当时也看得眼泪直流~。

只是陈健的事情是假的。。。,不知道CCTV怎么弄的。

后来到黄伯云时,黄院士普通话不标准,很多人开始笑和学舌,我那时候觉得这像乡音,黄伯云应该是湖南人。

今天一查,果然!

黄伯云,男,汉族,1945年11月出生,湖南省南县人,中共党员。

  黄伯云教授1969年毕业于中南矿冶学院特种冶金系,1986年在美国爱阿华州大学获博士学位,随后进入美国田纳西大学和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1988年回国。

  黄伯云教授长期从事粉末冶金材料科学与工程研究,在航空制动材料、高温金属间化合物和特种功能材料研究与应用方面开展了许多创造性的工作,为飞机刹车材料的国产化、国家飞机刹车材料重点工程和创立国内一流、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粉末冶金高技术辐射基地和人才培养基地作出了突出贡献。获国家级奖3项,省部级二等以上奖8项,80余篇论文被SCI和EI收录,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黄伯云教授现任的主要学术职务有:国家863高技术新材料领域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材料研究学会常务理事、粉末冶金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粉末冶金国家工程中心主任、《中国有色金属学报》和《中南工业大学学报》主编等。

 

这一天、这一刻,让黄伯云院士终身难忘:他将在这里领取一项国家级大奖。虽然,走上领奖台只有短短的几十步,但黄伯云却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黄伯云:我们是经过了20年的奋斗,所以我们是十年磨一剑,我们还不止磨了十年,差不多近二十年。

    这就是黄伯云花二十年时间研制出来的高性能炭/炭复合材料制成的飞机刹车片,目前,全世界只有英法美三个国家能够制造。研究之初,为了在研究中少走弯路,黄伯云想到与一个也在研制炭/炭制动材料的国家进行合作。

    黄伯云:我们当时跟一个航空大国在同时起步研究航空自动材料的时候,他说他们现在做地很好了,他的技术很先进了,他说你来买我的技术,我这个技术要几百万美金,你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黄伯云没有想到,花钱买回来的一块试验样品,经检测,竟然是废料。

    黄伯云:我们感到一方面很气愤,一方面也感到当自己没有核心的东西的时候是一种屈辱,一种耻辱。就是看不起我们,我就看你们这些东西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所以这件事情以后也更加激起我们努力地去做,我们一定要攻克这样的难关。

    1980年,黄伯云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录取的公派留学生留学美国,在美国的8年学习时间里,黄伯云深刻感受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这一角色的份量。

    黄伯云:作为一个中国人,要代表的不是个人,是代表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一个中国派出的留学生,应该要有自己的骨气,做什么事情要比人家好。

    1988年,黄伯云回国创业,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在美国完成硕士、博士、博士后学习的归国留学人员。

    黄伯云:也感到国家花这么多钱把我们送出去,希望是你学成回来,能够为国家做点事,

    所以我们真正想到是留学,像我这样的从来没有想到是学留,所学留是什么呢?就是留下来。

    回国后,黄伯云把研究目标锁定在当今世界航空制动领域最先进的材料——炭/炭航空制动材料的研制上。

    黄伯云:要搞就要搞第一的东西,要搞就要搞自主创新的东西。只有第一了,你才是原始的创新,你才是自主的创新,你才是自己的东西,否则我们就永远跟在人家的后面。

    到了1996年,经过无数次试验,黄伯云们终于完成了“高性能炭/炭航空制动材料制备技术”的实验室基础研究,但他并不满足。在黄伯云看来,科研成果只有转化为产品,真正地为国家所用、为人民造福,科学家才是完整意义上的科学家。

    黄伯云:我们也感受到我们的科学研究必须要走出实验室,必须要走向市场,走向国家所需要的这些东西,必须要拿出产品来,只有这样才能够对国家有所贡献。所以我们要把这个工作继续走下去。

    从实验室到工业化试验,从小样品到大样品,课题组必须付出更多的智力和精力,经历更加艰难的实验过程。2000年9月,在模拟飞机多种着陆状态过关后,中止起飞试验中刹车片温度急剧升高,摩擦系数下降得很厉害,课题组在最后关头的试验失败了。

    黄伯云:那个时候连睡觉都很难,所以安眠药吃一次不行,第二次吃都不能解决问题,那时有非常严重的斗争,负担也很重.那种痛苦当时确实是连自己很难想象,也想过这条路该不该这么做,确确实实风险太大了。

    实验失败后的那段时间,被黄伯云称作是最黑暗、最痛苦的日子,但他很快就从失败的阴影中振作起来,他意识到,这个试验的意义并不在于个人的成败得失,更重要的是国家航天航空战略安全的需要。

    黄伯云:我们也感到正是因为国家的这样一种重大需求,我们应该有责任把它做好。所以是这样一种国家的需求我们要完成这些任务,我们要为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是这样一种驱动力能够使得我们要坚持下去,要百折不挠,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要坚持,要渡过这个困难。这样我们才能够干成事,才能够为国家干成几件事。特别是干成大事。

    一遍遍地推倒重来,一项项检查、一点点琢磨,改进工艺、添加新的材料……

    1年多后,成功终于降临,黄伯云终于让无数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炭原子听从指挥,有序排列,形成了完整的“高性能炭/炭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

    2003年9月20日,大型民用飞机上的试飞试验全部完成,中国飞机依赖进口刹车片才能“落地”的历史被改写了。

    黄伯云:当经过十年我们把它做成了以后,大家当时都是非常的激动,有的掉下了眼泪,这时候你才感到极大的幸福,在经过艰难困苦之后,在你亟待的期望之后所获得的东西是最珍贵的东西,是最深的感动。

    三个月后,就在中南大学已经获得中国民航总局颁发的第一个大型飞机炭/炭刹车片零部件制造人批准书、航天产品工艺定型书,并在火箭发动机上使用炭/炭材料之时,当年卖给黄伯云废品的那个国家仍然未能实现技术突破。

    黄伯云:他们看到我们的这些东西以后,他们举起大拇指,你们干得好!因为我们确确实实全面地超过了他们。

    黄伯云:我们这场仗一打,我们才感觉到我们跟过去不一样了,我们跟国外的大研究院跟国外的最高水平研究机关,和他们交往我们就有自己的底气,而不是我们去求人家,而是人家来求我们。

    2005年3月28日,从胡锦涛主席亲自给黄伯云教授颁发奖状,这一刻,黄伯云以他的成功结束了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连续六年空缺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