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最大的痛苦莫过如此。

打了那么多字,什么都没有了。。。。

———-

在家,用妈妈的手机给裴殇发短信,本来我不喜欢发短信的,我一直也不怎么喜欢用手机。没有想到却发了很多,深夜都在床上给她回。

昨天早上爬山期间来了灵感,模仿王小波写了些文字。答应给她看的,后来一思考,似乎不太好。

刚刚看了她新发的相片。

天。

我连她的眼神都不敢看,不敢和她眼睛对视。而那只是相片。

我想一见钟情的成语一定是这么出来的。

真的,那眼神,有电。。。。

眼睛,嘴,鼻子。。。。。

都不能呼吸了。而那家伙却逼我说。。。。。